霓虹燈閃著五顏六色的螢光,就算到了夜晚,都城也熱鬧依舊。

夜店放著吵雜的搖滾樂,互相擦肩而過的人們,打鬧著嬉戲的情侶

在他的眼裏的尤其的刺耳和刺眼,只是低著頭,肩膀擦過一個個走過的人們

他痛恨人類

為什麼要幫他們?為什麼要干涉別人的人生?

看著"她"閃著霓虹燈光和因為空氣污染而迷濛的,帶著憐憫的雙眼

看著"她"因為不捨所以消除了那些人們悲傷記憶時的模漾

看著"她"在自己質問時露出的俏皮表情

都讓他一肚子火

明明知道人類都是只會惹禍的爛東西,明明知道那樣插手是違反規範的,明明知道自己都是為了她著想,為什麼還要這樣?

人類算什麼!如果人類那麼重要,那........我又算什麼?

身為管理者,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妳因為眼中最重要的哪些人類的所作所為而一天天虛弱

身為待在妳身邊的人,卻保護不了妳

身為只能暗自戀慕著妳卻不能明說的管理者,也想要失去記憶啊

不自覺的走到無人的空地,感受到帶著輕甜微氣之風的他,快速的擦掉了臉上了因為憤怒而留下的淚水

「您怎麼找到我的,天女大人」他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卻不敢望著眼前的人

天女聞言輕笑了一聲,「朔夜在哪,妾身怎麼可能不知道呢?」這城市,可是她的本體哪

朔夜依舊低著頭,不發一語。

魔性天女笑著,舉起掛著彩霞披肩的白晢的手伸向他

他無奈的接了過去,攙扶著足不點地的天女

「卿真的不懂嗎?」天女微垂著眼簾,眸子閃著清淡的五顏六色微光

微垂著頭,他無法說些什麼

「妾身本就是此城之靈,城市遲早毀滅,世界發生會巨變是眾神,妖皆知

的事,並不會因為那些孩子們消失,而改變什麼的」她嘴角噙著微

笑「妾身本就該和城市共存亡的,不是嗎?」

「可是 .....」原本想說些什麼,現在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帶著香甜微氣的唇瓣,輕輕的貼了上去

離開了自家管理者柔軟的唇,天女將自己埋在他的胸膛

一個盡責,可靠,卻也太過單純,傻氣的孩子

傻到會去愛上自己,這種虛幻,不真實的靈

「妾身很自私,自己的孩子,就不想讓他們承受太大的苦。也很自私

的,不想要屬於我的管理者離開,也不想要他因為我這個主人擔心,當

然也想要,跟他一起走到世界的盡頭」

朔夜聞言抱緊了懷中的人,不擅長表達的他,現在能做的只有這個

就算自己的主人不懂,不懂自己心中接近狂戀的情感

可只要有這句話,他就足夠了


這夜

都城吹起了一股帶著香氣的風

似是吹走了空氣中濃厚而混濁的塵埃,也吹走了心中的哀愁

恢復的清甜空氣



.

.

.

.

在破碎的屋瓦堆中,矗立著的人影依舊持續的走著

感受背上幾乎化為無的重量,朔夜還是忍不住

忍不住幾乎快要奔騰的淚水

「別哭......」她顫抖著伸出逐漸透明的纖長手指逝去他的淚水「會在見面......吧?」

「當然」他放下了她,聲音幾不住的哽咽

她露出虛弱的微笑,依舊溫柔的將唇貼在他的佈滿淚痕的臉上

「等你.......」

伸手撫上帶有淡淡溫度的吻痕,溫度的主人,卻已經不在

逐漸失去感覺的身體,心死了,身體當然也沒有用的餘地了吧

吹在臉上的風,就像她溫柔的吻一樣



「請讓我繼續追隨您吧,我主。」嘴角隱約的,帶著淡淡的微笑


世界終結,城市毀滅,風清甜


我主,爾等將再會黃泉。




*********



 終於出現BG了!!!你知道一個腐物要寫BG文多難嗎??(激動什麼?!)

妾身還是喜歡玄幻啊~♥(你這個中二!!)




鏡華.筆

2013.6.17   凌晨01:3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嫣紅沙漏 的頭像
嫣紅沙漏

§嫣紅沙漏§

嫣紅沙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